西甲的90年西班牙足球的见证

作者: 足球词汇  发布:2019-03-21

  十九世纪末,安达卢西亚区刮起了一阵足球之风,率先沦陷的是港口城市加旳斯。1890年3月17日,《邓迪信使报》见证了西班牙的第一场足球赛。

  虽然西班牙的足球源于安达卢西亚,最早占领伊比利亚半岛足球高地的,却是巴斯克人。西班牙足球混沌的年代,大小球会林立,除了英格兰人备受青睐,巴斯克人也成为了这些球队拉拢的力量。

  1929年,西甲元年,堪称元老的十支俱乐部中,就有四支来自巴斯克。而首届西甲的参赛者中,拥有巴斯克血统的球员占据了半壁江山。

  同为西甲元老的巴萨由瑞士人、前巴塞尔队长汉斯-甘伯创立,皇马则由一对加泰兄弟帕德罗斯和本地人帕拉西奥斯创立。

  1903年,皇马成立的第二年,住在马德里的3个巴斯克学生邂逅了毕巴老乡。他们以毕尔巴鄂竞技马德里分部的形式成立了马德里竞技。直到1907年,马竞才从他们的巴斯克的母队中独立出来。

  西班牙内战时期,足球秩序也遭到了破坏。时任巴萨主席索诺尔被杀,皇马主席拉斐尔-桑切斯入狱,等到弗朗哥上台,足球也成了独裁的一部分。

  随着政权的稳固,西班牙的足球秩序才逐渐重建起来。迫于国际形势,弗朗哥急需一个最合适的外交手段,足球成为了他的首选。

  借由足球这一纽带,他希望能够赢得英法同盟国的友情,扶植一支球队迫在眉睫,作为首都球队,皇家马德里成为了弗朗哥的首选。

  此后,皇马传奇主席伯纳乌,兴建的新球场等等,都与弗朗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在此期间,欧洲的混乱也导致了球员的四处流动,匈牙利球员涌入西班牙,也成为了早年西甲的一个注脚。

  1922年3月1日,拉斐尔-莫雷诺-阿兰萨蒂因为伤寒不幸离世,彼时的他尚未到而立之年。在巴斯克,他有个更响亮的名字,皮奇奇。

  皮奇奇一生踢过170场比赛,攻入200球。他是毕尔巴鄂的传奇射手,身高155公分的他曾是圣马梅斯球场的第一个进球者。1921年,因为状态下滑,皮奇奇早早挂靴。

 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他经不起球迷的批评了!29岁的皮奇奇改行当了裁判,毕巴球迷也就此失去了他们的传奇射手。

  1963年夏季,迪斯蒂法诺跟随皇家马德里来到了委内瑞拉,这成为了阿根廷金箭头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,也如同他与巴萨和皇马之间的纠葛一样,成为了西甲早期混沌的缩影。

  如果不是接受了委内瑞拉独裁者吉梅内茨的邀请,皇马本不会来到这个充斥着棒球、篮球和拳击的国度。

  迪斯蒂法诺刚踏上加拉加斯的土地,他就被人盯上了。革命组织“全国解放阵线”渴望通过绑架名人来宣传自己的主张,他们乔装打扮成警察,从皇马全队下榻的波多马克旅馆带走了迪斯蒂法诺。

  接下来的三天,宛如漫长的三年。虽然组织的成员都表示这只是一次宣传手段,并不会伤害他,迪斯蒂法诺依然茶饭不思,看守和他下棋,他也魂不守舍。三天后,他被释放了,这成为了迪斯蒂法诺心里难以抹去的伤害。

  国际纷繁复杂的形势,足球未能幸免,受到波及。当时的西班牙,依然笼罩在弗朗哥的独裁阴霾下,场内场外,一片混乱。

  1958年9月9日,塞维利亚的新球场落成了。作为塞维利亚死敌贝蒂斯的球迷,两名建筑工人曾经还给对手添过乱。他们把贝蒂斯的队徽砌在了塞维利亚的墙上,让人啼笑皆非。

  贝蒂斯和塞维利亚的德比火爆而悠久,然而两支球队在彼此危急的时刻,依然会互相拉一把对手。

  1982年,贝蒂斯主场翻修期间,塞维利亚就把皮斯胡安球场借给了老对头。而94-95赛季塞维利亚最艰难的时刻,也得到了贝蒂斯的帮助。

  亦敌亦友,相爱相杀,塞维利亚和贝蒂斯之间的关系,体现了死敌之间的戏谑和温情。

  2009年11月8日,萨拉戈萨对阵瓦伦西亚的比赛注定被人铭记。第74分钟,阿莱士-桑切斯替补登场,完成了自己的职业生涯首秀。

  阿莱士-桑切斯生来右手只有手掌,没有手指。虽然身体残疾,阿莱士-桑切斯却拥有不凡的足球天赋。2007年,阿莱士·桑切斯凭借在大学足球联赛的优异表现,被萨拉戈萨的球探相中。

  阿莱士-桑切斯一度放弃过踢职业足球的念头,但在亲人以及俱乐部的支持之下,他最终选择了留在萨拉戈萨预备队效力。

  现如今,阿莱士-桑切斯兜兜转转,转会加盟了澳大利亚的悉尼奥林匹克俱乐部,并且有着不俗的表现。他的足球梦想,依然在继续。

  西班牙足球历史绵长,西甲联赛更是走过了90个年头。岁月长河,沉浮着数不清的经典比赛,的绝妙进球,更留下了微小而曼妙的小故事。这些珍贵的瞬间,成为了西班牙足球独特的烙印。当你垂暮,回忆往事,历史的大事和比分未必会涌上心头,那些有趣而真实的故事才会真正打动你。

  克鲁伊夫一脉相承的足球理念,养育出了西班牙独特的足球风格。经由范加尔和里杰卡尔德的延续和发扬,在瓜迪奥拉手中达到了巅峰。这种踢球方式终于流传开来,并拥有了自己的姓名。

  Tiki-Taka并不是西班牙语或英语,或其他某种常用语言中的词汇。它最早被用于足球,似乎源于哈维-克莱门特(Javier Clemente)。

  而这个名词广泛为人所知,则是来自于2006年世界杯期间,西班牙电视六台播音员安德雷斯-蒙特斯(Andrés Montes)。

  在西班牙对阵突尼斯的比赛中,蒙特斯形容西班牙队的战术时说:“Estamos tocando tiki-taka tiki-taka.(我们在使用Tiki-Taka,Tiki-Taka)”。这个词汇实际上是象声词,用来形容球员们在场上快速的短传。

  这种轻快美观的足球战术,帮西班牙挣得了极具分量的荣耀。2008年欧洲杯和2010年世界杯后,这种美丽的足球战术开始被全世界模仿,它看上去战无不胜,没人能击败将球传递起来的西班牙人,他们像是优雅的斗牛士,等待给对手致命一击。

  直到2014年世界杯,曾经在决赛饮恨的荷兰队,在范加尔的带领下,击败了传控足球。当自己的球队传控不如对手的时候,荷兰做的是拉长阵线。死守是愚蠢的,因为退守等于压缩了自己的防守范围,西班牙可以在己方禁区前打阵地。

  拉长战线以后,相当于拉长了缓冲区,荷兰人做的,是拼体能和执行力,小范围就地反抢,节节阻击。而反击的时候,依靠的是精准的身后球和长传,冲击西班牙的防线年世界杯的小组出局,为西班牙足球蒙上了一层阴影。Tiki-Taka再也不是所向披靡的战术,它的软肋被发现了。西班牙队,不再是无敌之师。

  2018年的临阵换帅,也成为了一出荒唐剧。洛佩特吉被果断解约,耶罗顶替出任。然而,临时主帅到底没能带队创造奇迹,他们败给了东道主俄罗斯。

  作为救火主帅,耶罗并没有丰富的执教经验。但是作为球员,耶罗堪称不折不扣的传奇。他司职过进攻手,踢过中场,最终落位在中卫,在不同的位置他都能有出彩的表现。

  与他几乎同时期的莫伦特斯,也是一度闪耀过的锋线杀手,在摩纳哥,他曾经率队和波尔图会师欧冠决赛,创造了欧洲之巅的黑马之夜。

  3月22-24日,2019五粮液·传奇杯足球全明星中国赛即将在成都举办,耶罗和莫伦特斯也将参加本次比赛,与门迭塔、卡普德维拉和戈耶科切亚多等球星一起组成西班牙传奇队,与另外五支球队展开拼杀。我们也将重温他们的故事、他们的荣光。

  可通过大魔方票务、猫眼演出、永乐票务、大麦网、门内票务搜索“传奇杯”进行购票。

  赛事现推出活动,购买2张1280元球票,赠送1张1280元球票,每张票可以观看同一比赛日中所有三场比赛,物超所值。更多赛事信息,敬请关注赛事官方网站或搜索“FLCC传奇杯”关注官方微博、微信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本文由伟德国际1946手机版于2019-03-21日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