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场荣归贝克显赫

作者: 足球词汇  发布:2019-04-02

  导语:无论你喜恶与否,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甚至扭转的。贝克汉姆代表英格兰上场比赛,便是其中一件。

 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林良锋无论你喜恶与否,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甚至扭转的。贝克汉姆代表英格兰上场比赛,便是其中一件。而这还不是普通的亮相,而是贝克(贝氏的昵称)代表国家队的百场大典,隆重得一定要有法国这样的对手才能衬托得起。英国媒体用了“百夫长”一词来形容这位前英格兰队长的再次入选(这个词既有“行百里,做百事之人”等意思,也是古罗马军团中一个不高不低的军阶),颇有迎接老战士归队的意味。

  金鞋、经典动作,只是没能带来一场经典胜利。在贝克汉姆的百场大典中,英格兰0比1不敌法国 CFP/供图

  贝克汉姆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等待遇,世界杯之后他已被当时的主教练麦克拉伦毫不留情地抛弃过一回了。但事实证明最终被抛弃的是麦克拉伦自己。贝克汉姆不仅在麦帅任内荣返国家队,还几乎拯救了麦克拉伦的乌纱帽——欧洲杯外围赛最后一场对阵克罗地亚,是他的准确传中为队友克劳奇扳平比分铺平了道路。但英格兰不争气,到手的入场券得而复失,于是有了卡佩罗的重金履新,于是有了贝克汉姆第二次接受新任主帅的考察。为了考察贝克汉姆是否有状态(对手是法国不是法罗),卡佩罗的助手巴尔蒂尼往返逾万里,穿梭于大西洋上空,观看了贝克汉姆代表洛杉矶银河队的两场热身赛(美国职业联盟的赛季比中超都迟),回来报告:贝克不错!

  这里插句闲话。足球词汇中,代表国家队的次数,是以你获得多少顶天鹅绒的鸭舌帽来计算的,这是英国人的发明。英国人对这类场合隆重其事,足球在十九世纪获得王室认同,在之后的一个世纪就成了光宗耀祖的大事,举凡国际赛事(在一战前,所谓的“国际赛事”不过是英伦三岛四家的窝里斗,所以你会发现苏格兰、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在世界杯上自成一体),必然有王公贵族莅临温布利大球场,接见国脚,颁发锦标,不一而足。作为纪录球员勤王的方式,鸭舌帽是英国文化中颇为典型的男士服饰,理所当然地被选中。起初鸭舌帽是丝质的,上面还有一朵代表兰卡斯特家族的红玫瑰,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个款式太过娘娘腔,遭到当时卫道士的抨击,于是改成了蓝色的天鹅绒,延续至今,上面那朵灿烂的玫瑰,让位于更孔武粗犷的三狮徽章(狮子作为英格兰的国徽,拜中世纪英格兰国王“狮心”理查所赐,他就是率领十字军东征,攻打耶路撒冷,和叙利亚苏丹萨拉丁激战,后来战死沙场的那位主帅)。

  英格兰队史上,只有四位球员代表英格兰超过百场,分别是五十年代的比利·赖特,六七十年代的查尔顿和摩尔(英格兰夺得世界杯的功臣),以及横跨七八十年代的门将希尔顿。其中,希尔顿代表英格兰的次数最多:125场。这四人都在抵达百场的里程碑时刻——无论是象征性的嘉奖,还是名副其实的任命——荣幸地获得队长袖标。贝克汉姆可能是个例外,卡佩罗已经宣布法国一役的队长将是曼联的中卫费迪南德,贝克自己也意识到回归已经不易,既得陇,复望蜀,就很不知足了。

  言归正传。英格兰没捧得欧洲杯,新帅卡佩罗上任重振旗鼓,约了法国在法兰西球场热身。这是英国人痛定思痛,寻觅中兴的重大日子,法国贵为世界亚军,国脚遍及欧洲主要联赛,本来应该将心思放在如何克敌制胜之上。但贝克汉姆的魔力又将世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,连一本正经的卡佩罗也不能免俗,允诺让他在这场比赛中上场,无他,贝克汉姆是英国人的偶像,过去是,现在是,将来没准还是。将贝克从千里之外的美国召回伦敦,却不让他上场,这个玩笑开不得。他不仅是公众的宠儿,在队友中也很有人缘,担任英格兰队长那几年,将国家队经营得犹如自家品牌的专卖店,新人入队无不需要他的扶掖。门将詹姆斯曾经和他一道被麦克拉伦放弃,归队后说起贝克汉姆,言语间充满了对老队长的感激。卡佩罗上任的第一场热身赛,对手是今夏欧洲杯的东道主之一瑞士,贝克汉姆没有入选,如今对手换成法国,没有比这个更适合贝克汉姆在卡佩罗麾下首次登场的舞台。

  卡佩罗需要在这场比赛看看贝克汉姆是否经得起考验。一来贝克汉姆目前踢球的地方还处于足坛的蛮荒之地,赛事水平无法和竞争激烈的英超以及冠军杯相提并论;二来让贝克汉姆在法兰西大球场比赛,是同时检验多种阵型和回报贝克的公关高招。上赛季卡佩罗执教皇马,夺冠几乎无望之时,是贝克汉姆帮了他大忙。

  在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,贝克汉姆面带微笑,表达了继续为国争光的雄心:“达到这一目标的人不多,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还不仅是回归,而是在国家队呆下去,继续踢它几年。我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就不会回来。很多人说我已经没有速度了。但速度从来不是我的强项。我的风格很简单,给我五码空间我就能将球传到我们需要射门得分的地方。自从我1996年首次代表英格兰,我一直没有改变过。”

  说没变是假的。在巴黎上场的贝克汉姆,和在德国世界杯上的那个人已经判若两人了。至少他不再是英格兰战术的指南针。无可否认,贝克汉姆的定位球对于英格兰的晋级价值连城,但他的进球和助攻也掩盖了英格兰在阵地战中的无能和混乱。麦克拉伦顺应当时的民意将他革除,反倒激发了他好胜的斗志。这也是他在麦克拉伦任内回归时,将小我融入集体的原因。卡佩罗也正是看中了贝克汉姆倔强的一面,才给予他这个机会,为报答他曾经不计前嫌上场拼搏,挽救了自己的名声,也为自己将来再有危机时有贵人相助。难怪他被媒体问及一旦上场,他脑海里首先会想到谁时,贝克汉姆扫视了一下会场,戏谑道:“就是你们这帮家伙!”随后,他改口声称他会想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。

  贝克汉姆是个非凡的人。他是继贝斯特之后,第一个能将娱乐与竞技集于一身的职业球员,当同时代的同行还在为香车美女陶醉时,他已经知道如何包装自己,将自己作为一件昂贵的商品贩卖出去。他代言的商品不下十几种,每个赞助合约都是天文数字,目前是这个星球上身家名列前茅的体育界名人。看贝克汉姆踢球,已经不再是简单地欣赏球技,更多的是少男少女为偶像痴迷。他开启了职业球员“身躯企业化”的先河,未来也许还会成为球员转为演员的典范。趁着还有机会,多看他踢几场球吧,因为你不知道看他拍电影是否也这样迷人。

本文由伟德国际1946手机版于2019-04-02日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