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球足球谁才是日本第一国动 中岛翔哉们能成令

作者: 足球词汇  发布:2019-04-07

  两周前的那个春夜,爆满的“东京巨蛋”。退役意已决的铃木一朗,向全场忠粉们不断挥手。粉丝们飙泪,撕心裂肺,棒球大神在笑,笑得很灿烂这是一幕世纪性的体育画面。

  回想半个世纪前,日本的棒球迷们,目睹过似曾相识的一幕。当年小小的黑白电视机,播放过长岛茂雄的退役仪式。荣光万丈的3号球员,在后乐园球场绕场一周,眼里含着热泪。

  后乐园球场至今仍座落于东京巨蛋数百米之遥,两厢遥望,披此见证着日本棒球长达一个世纪的荣光岁月话说,棒球和足球,谁,才是日本国民第一运动呢?

  东京巨蛋之行,令人对日本棒球的深厚底蕴,无比感慨“甲子园”高中棒球锦标赛,截止到2018年已是第100届,这比名闻遐迩的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,历史还要悠久。

  长岛茂雄和铃木一朗相信90%的日本国民,都认识这两位超级球星,认同其为“世不出”的天才运动员。巧的是,恰好是在长岛退役30年之后,铃木刷新了大联盟历史最高单赛季安打纪录。

  日本职业棒球,诞生于1934年,距今85年。而日本J联赛,才仅有26年的历史,四分之一世纪。尽管日本足球随着J联赛诞生,成长曲线急遽上扬,但,毕竟与职业棒球,有着长达一个甲子的差距。

  在日本足球界,名字为大多数日本国民所认知,有着压倒性的气场和光环,且成为许多人人生投影对象的,恐怕有且只有三浦知良一人。

  在横滨,笔者曾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夕,探访过效力于横滨FC队的三浦知良。出租车司机听说我们要去观看三浦的训练,兴致盎然,滔滔不绝。

  但,作为一介普通日本国民,出租车司机门仓佑一比对的“座标”“对象”,却是棒球的铃木一朗。

  在门仓佑一看来,三浦知良与活法太酷的中田英寿不同。“中田的活法和球感,太过出挑,一般人高不可攀。而三浦知良却不同。他就是一个拼命三郎,就算是落选(1998年)世界杯,也很快爬起,默默训练,从头再来。如今上了年纪,也像年轻人一样,训练中拼命流汗,从来不懈怠。”

  “流汗”“拼命”,这些无疑是吻合日本式价值审美的词汇。三浦知良,正是这样成了日本国民心中“投影”的对象如果要加一个状语,那就是,在足球界。

  日本职棒界,过去出过四位获奖者:王贞治、衣笠祥雄、松井秀喜以及长岛茂雄。而日本男子足球界,迄今还没有诞生一名获奖者。

  确切地说,在日本足球职业化之前,是出过一位人物的,这就是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金靴奖得主,帮助日本男足夺得奥运会铜牌的釜本邦茂。

  假如,现年52岁的三浦知良有朝一日宣布挂靴的话,相信人们也会热议是否该授予他国民荣誉奖的话题。但,问题是,在日本足球界,三浦之后,后继无人。

  相比之下,日本职业棒球,可谓底蕴深厚。不仅铃木一朗一直固辞在现役时期获奖,更有甚者的是,有人已经迫不及待要“抢班”。这就是大谷翔平。

  铃木一朗的退役记者会,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。日本棒球大神为大谷翔平打了“包票”,“未来必须成为世界第一。”而能够让三浦知良如此钦点的足球运动员,放眼日本足球界,似乎没有太合适的人选。

  在此番奔赴日本看铃木一朗的回归之战前,在北京,笔者曾拜访读卖新闻驻中国总部的头儿。这位我的老友听我提到日本篮球改革的功臣川渊三郎,不禁笑称,“他是我BOSS的死对头啊。”

  是的,同样作为日本足球改革的最大功臣,号称日本职业足球之父的川渊,当年从渡边恒雄手中抢过的最大资源,恐怕正是任何一项运动的金字塔底边青少年群体。

  尽管,随着日本足球的发展,棒球人气的凋落和金字塔底边的缩小不容否认,但无论在哪个年代,日本棒球都在盛产着稀缺的超级巨星这是日本足球望尘莫及的。

  足球贵为世界第一运动,竞技人口在所有运动项目中占据压倒性多数,这对所谓巨星的活跃程度,提出了极为苛刻的要求。

  一名日本足球巨星,要想在足球界获得铃木一朗在棒球界的地位,换算下的话,估计要在英超或者西甲,蝉联个联赛金靴,才堪称“门当户对”。

  或者,是在巴萨或者曼联这样的大牌球会,作为主力问鼎欧冠,或者当选金球奖也就是说,要有梅西、C罗这样的超一流表现。

  又或者,以整支球队的成就而言,那就是夺取世界杯冠军要知道,日本女足已经获得过世界杯冠军。或者,是以领军角色,率队在2020东京奥运会上夺取金牌。

  中岛翔哉、堂安律、久保建英,会崛起为这样的一代巨星吗?他们在欧洲的中坚俱乐部,已经占据主力,未来有望坐稳世界杯八强但这,仍然远远不够。

  “所有的衡量标尺,其实都在自己的内心。用好这把标尺,量准自己的极限,然后,无间断地超越、再超越。然后有一天,不知不觉间,发现自己到了新的境地。量变形成质变,这是唯一的超越自我之道。”

  不知道日本年轻的足球新星们,有没有听懂,铃木一朗这一通剖腹掏心的“成功经”。

  横亘在日本职业棒球和J联赛之间的历史差距,不是不可以填补而当下,日本的新年号,应运而生了。

  曾经,日本体育有“昭和的长岛”“平成的一朗”之说,而“令和的国民性体育英雄”,棒球和足球,花落谁家呢?拭目以待。

本文由伟德国际1946手机版于2019-04-07日发布